<dd id="q0oq8"><nav id="q0oq8"></nav></dd>
  • <nav id="q0oq8"><nav id="q0oq8"></nav></nav>
    <nav id="q0oq8"></nav>
  • <dd id="q0oq8"></dd>
  • <nav id="q0oq8"><nav id="q0oq8"></nav></nav>
    <menu id="q0oq8"><strong id="q0oq8"></strong></menu>
  • UCloud優刻得華琨:技術創新力降成本,期待云原生游戲爆款

    2020-08-06 15:21:17

    每年一度的Chinajoy正在上海如火如荼的進行,雖然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現場展商少了許多,但依然難擋大家的熱情。對于云游戲這一新事物,現場的觀眾親身體驗到了游戲企業對此的大力推廣。在資本市場上也能感受到這種火熱,7月31日Chinajoy開幕第一天,A股云游戲板塊走強15家相關企業股價上漲,多只個股觸及漲停。

    市場對于云游戲近來火熱的追捧,海馬云CEO黨勁峰顯然更有親身的體會。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作為移動云游戲服務平臺,一年之前,10家目前客戶企業可中能只有一家了解云游戲,而年后,公司云游戲客戶已經實現了4到6倍的增長。

    5G商用成為催生云游戲火熱的重要契機,云計算企業是主要的技術平臺提供承載。云游戲也是目前看來,在個人消費領域可能得到大爆發的5G應用之一。UCloud聯合創始人、COO華琨近日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獨家專訪時認為,雖然云游戲尚處于非常雛形的階段,還沒有看到太大的商業化的案例,但是UCloud必須要去提前投入,提前布局,誰也不愿意錯過新一輪浪潮。

    受到諸多期待的同時,高成本是云游戲發展的最大的挑戰。華琨表示這需要業界共同提高計算密度、減少帶寬傳輸價格、提升計算效率。華琨同時認為,好比當初4G初期,幾家爆款游戲帶火了整個移動游戲領域,原生云游戲需要誕生一、兩款得到了玩家的認可爆款,并且在商業上取得了成功,這才能發揮淘金效應,吸引更多企業來繁榮云游戲行業。

    新一輪游戲產業變革

    所謂“云游戲”,即游戲在云端運行,并將渲染完成后的游戲畫面經壓縮,通過網絡傳送給用戶。用戶的游戲設備不需要任何高端的處理器,只需要有視頻解壓縮能力,亦省去了游戲下載的環節。華琨對記者介紹,云游戲本質上是一種游戲的視頻流化,以往大家看視頻需要下載下來,后來在線觀看,接下來游戲也不需要下載了。

    實際上云游戲在2009年就隨著云計算誕生,但因為網絡以及各種技術問題遲遲未走進大眾視野,5G與云計算的不斷成熟,提供了云游戲爆發真正的技術契機。

    一切運行在云端,終端設備只需要播放畫面,個人玩家手中的硬件設備突然“平等”了。云游戲打破了原來以硬件設備劃分游戲的格局,讓所有游戲實現同屏競技。華琨表示,技術條件的成熟,以及隨著云游戲的普及,使得玩家在手機上可以玩到更優品質的類主機游戲,或者說云游戲可以跨多終端,電視、pad、手機上同時能夠去玩同一款游戲。

    云游戲是個大生態,這其中需要運營商來提供5G高速、低時延,需要云計算企業提供計算平臺,更需要騰訊、完美世界這些游戲內容提供方,硬件企業、短視頻平臺、游戲公司都將因為隨著云游戲的普及而被變革。阿里云IDC研發事業部負責人高山淵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阿里巴巴內部,有一個獨立的云游戲事業部,其中阿里云為云游戲提供底層技術支持。

    在海馬云的客戶中,也可以看出來這是個需要多方協同發展的大生態。黨勁峰在接受采訪時對《每日經濟新聞》介紹,他們的云游戲客戶即有中國移動這樣的電信運營商,也有聯想這樣的硬件企業,還有斗魚等這樣的直播平臺。

    此外云游戲有望改造游戲推廣新模式,端游像頁游一般所見即所得。華琨對《每日經濟新聞》介紹,對于云游戲,目前UCloud看到這樣一種商業場景,在游戲推廣廣告上,用戶就可以做到即點即玩,很多大型廣告平臺已經在嘗試,能夠有效提高用戶轉化率。

    需降低云游戲成本門檻

    在《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接觸到的首批云游戲玩家中,大部分玩家大呼新游戲模式的“過癮”,但初體驗排隊體驗糟糕、卡頓頻繁、延遲等問題也很令玩家頭疼。在算力無限的環境下,云游戲讓用戶的探索無邊界,游戲互動體驗升級,但對于云服務、帶寬等的需求也是巨大的。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云游戲無論分成視頻流還是指令流,體驗的核心在于是否能夠在云端進行渲染處理,因此對于超高精度的 GPU 服務器有著根 本性的需求,這樣的顯卡產品往往價格較為高昂。同時云游戲流量消耗較大, 5G 當前的流量費用較高,對于用戶來說短期內難以承受。

    伽瑪數據方面人士對記者介紹,從目前的云游戲興趣用戶調查來看,接近半數人付費意愿較低,仍喜歡無付費的游戲模式,這種意愿與平臺的運營成本存在較大矛盾。在現階段,云游戲的服務器成本、網絡流量成本仍較高,實行免費模式存在壓力。

    “目前來講,云游戲還沒有得到大規模推廣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成本還居高不下。因為過去很多計算的成本其實是由用戶所攤銷了,現在轉嫁到了游戲內容平臺方。”華琨認為,降低云游戲成本是一個長期而復雜的過程。

    從游戲內容平臺側來說,伽瑪數據方面人士對記者分析,云游戲要想覆蓋全國用戶,需要大量的邊緣服務器的支撐與軟硬件技術的支持。這對于傳統游戲企業而言實現難度較大,云游戲解決方案成為打通產業鏈的重要一環。

    現階段游戲研發商、硬件制造商、云計算廠商、平臺商都企圖云游戲早點普及,UCloud是國內第一家云計算上市企業,在游戲行業提供云服務浸淫了八年多。華琨對記者表示,發布一站式云游戲解決方案,就是為了讓降低用戶成本,掃清游戲上云的技術障礙,讓合作伙伴快速搭建多終端適配、即開即玩的云游戲平臺。

    更看好原生云游戲

    技術挑戰之外,內容也是云游戲發展需要邁過的坎。黨勁峰介紹,從海馬云上的數據來看,今年前三個月,云游戲用戶使用時長超過70分鐘,已經有一批用戶養成了云游戲的消費習慣。

    云游戲行業被看好的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能夠帶來增量的市場,其中電視和PC為手游帶來新增流量,海馬云平臺上40%的用戶來自電視和PC,自己也更看好原生云游戲內容的發展。據 Statista 預測2023 年將達約 45 億美元,云游戲市場規模將持續、高速增長。

    在黨勁峰看來,原生云游戲和本地游戲將長期共存,原生云游戲在未來會更蓬勃發展。他同時表示,原生云游戲要發揮云游戲諸多特性,如高于絕大多數用戶的硬件性能,包括算力和存儲;更好的互動模式,比如圍觀、接力等;更多人的實時對戰,千人同圖、萬人同圖,不受本地存儲的限制等。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先階段游戲企業多為將已有游戲上云,后續有望繼續研發原生云游戲,完美世界的在研產品中就包括原生云游戲《誅仙 2》。6月29日,咪咕快游與盛趣游戲宣傳,共同推出了全球首款原生云游戲《熱血傳奇》,主要亮點在于“云多屏”和“云組隊”玩法。

    目前,騰訊針對云游戲有三大業務平臺,分別為 start、即玩和 game metrix,尚未有原生云游戲發布。其中 start 對標谷歌的 stadia,是針對 3A 游戲、主機游戲、手游和頁游上云搭建的 ToC 云游戲平臺。后續騰訊也將與 EA、育碧等廠商合作引入主機游戲大作,實現主機游戲上云并共同開發原生云游戲。

    整體上看,業界預計原生云游戲研發需要 1.5-2 年的時間,相較于現有游戲上云需要更多的等待時間。

    “我記得在中國的移動游戲剛剛開始爆發的時候,正是因為有那么幾家,一兩款優秀的作品,在市場上得到了用戶的認可,并且真正的賺到了錢。”華琨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當原生云游戲需要誕生一、兩款得到了玩家的認可爆款,并且在商業上取得了成功,這才能發揮淘金效應,吸引更多企業來繁榮云游戲行業。

    日本乱人伦在线观看_我把护士日出了白浆_gay男同gv视频播放免费_宅男宅女_国产小鲜肉gay在线观看_闺蜜男友解开我的奶罩